重大项目专栏
田膂:原本《玉篇》殘卷引《方言》考論
人气:57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12
摘要: 顧野王所撰《玉篇》成書於梁武帝大同九年(543年),是我國歷史上現存的第一部楷書字典,也是繼《說文解字》、《字林》之後我國語言學史上又一部具有重大影響的字書。《玉篇》卷帙浩繁,不便翻閱和傳抄,所以成書之後,不斷有人對其進行增損刪改。唐代的幾次改動中,對後世影響較大的是唐高宗上元元年(674年)孫強的增字減注本。此後,由於孫強本的流行,原本《玉篇》於宋代失傳。宋真宗大中祥符六年(1013年),陳彭年、吳銳、丘雍等人奉敕在孫強本的基礎上再次重修,增字很多,名為《大廣益會玉篇》(以下簡稱“廣益本《玉篇》”),流傳至今,但與顧氏《玉篇》原貌已相去甚遠。19世紀末20世紀初,黎庶昌及楊守敬、羅振玉先後在日本發現唐寫本《玉篇》殘卷,并各自集佚成書,後世才得以窺見顧氏原本《玉篇》之一斑。殘卷所據底本有學者考證“應當是南朝梁代的”[1],其中包含的大量書證及顧野王案語,對於研究傳世典籍具有重要價值。

目前,原本《玉篇》殘卷的國內影印本中,最為全面的有兩個版本。一是1985年中華書局出版的《原本玉篇殘卷》,這個版本的內容包括黎庶昌影印本(以下簡稱“黎本)、羅振玉影印本(以下簡稱“羅本”)和日本東方文化學院影印本的卷八心部,共計7卷,60部,2082字;二是200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《續修四庫全書》第228冊《玉篇》,這個版本以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日本東方文化學院《日本東方文化叢書》本(以下簡稱“東方本”)為底本,配補黎本及羅本,共計7卷,60部,2081字。可以看出,上述兩版影印本所收內容均包括羅本、黎本、東方本,不同之處在於以哪本為主。中華書局版以黎本、羅本為主,《續修四庫全書》版以東方本為主。羅本及東方本均據原卷影印,完整地保留了原卷的面貌;黎本則多根據傳寫本翻刻,又參以廣益本《玉篇》校改,用大、小徐本《說文解字》比勘,卻未交代具體校改之處,且其校改差錯較多,破壞了殘卷的原貌,使得黎本的研究價值大打折扣。可見,《續修四庫全書》版《玉篇》殘卷較中華書局版更接近原貌。因此,本文使用的原本《玉篇》殘卷為《續修四庫全書》版。

附件:/gl_cms/kindeditor/attached/file/20171012/20171012133060636063.docx



[1] 蘇芃. 原本《玉篇》引《史记》及相关古注材料考论——裴骃《史记集解》南朝梁代传本之发现.文史哲,2011,(6.

Copyright© 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       访问量: 302752       管理登录    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西南交通大学犀浦校区    邮编: 611756   咨询电话:028—87634097